登录

0

多地豆腐渣桥梁曝光施工单位安全底线缺失

作者: 发布日期:2017.12.31 69 views
所属分类:list09 标签:, ,

相关内容:上海苏州河桥墩开裂现垃圾官方称管理有问题

桥梁不良

主持人(李小萌):

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新闻1+1》。

中国被称作是“桥的国度”、“桥的故乡”,有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千年以前。但是在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当中,我们看到两条和桥梁有关的新闻,看过之后,让人心情不能轻松,甚至可以用沉重来形容。先来了解一下。

解说:

蛇皮袋、泡沫塑料、废物,还有垃圾。12月28日,上海市苏州河和河南北路新桥桥墩表面突然开裂,路过这里的市民吃惊地发现,开裂桥墩里面的填充物竟然是各种各样的垃圾。

据了解,河南路桥是上海苏州桥上一座主要桥梁。已有百年历史,经过一年多的改建修整,今年1月刚刚重新通车,到如今出现开裂还不到一年时间。看到这样的画面,有人惊叹,“垃圾造桥,真是创造了世界建造史和垃圾处理史上的奇迹”。

一条从上到下长约5米的裂缝,从裂缝里掉落一地的装饰材料,或许这座具有百年历史的大桥,也在表达着自己的愤怒。面对着还没有坚持到一年的工程,建设方——上海建工集团基础公司解释说,开裂的只是桥体桥墩外部的装饰板,而不是桥墩本身,暴露出的废物、垃圾也是在装饰板内,并非桥墩内。垃圾桥、胶水桥,今天关于大桥的话题,各种奇闻不断出现,都在挑战着公众容忍能力的极限。

彩旗飘飘,锣鼓喧天,12月26日,武汉天兴洲大桥正式通车,在工程施工方的对外宣传中,该大桥创造了同类型桥梁中的四项世界第一。然而就在3个月前,一名细心的65岁老工人,贾满生却发现,在公路桥青山引桥的伸缩缝施工中存在问题。

432颗螺丝帽,其中17颗根本没有固定,33颗是焊接的,还有50颗虽然安在了螺栓上,但都高出了钢板水平面,这是老人一个一个螺丝检查发现的问题。事实上,从今年9月开始,贾满生先后四次找到施工方,向他们反映问题,但是他们一直没有理睬老人。一直到当地记者向武汉天兴洲大桥建设公车领导小组办公室反映问题,施工方才最终表态说,“这批疏型钢板是12月中旬才安装,因工期较紧,还没有来得及加固。

昨天,武汉市天兴洲道桥开发有限公司责成施工单位展开全面检查,要求施工承包方通知安装厂家,尽快准备修补的材料,计划明年1月5日前完成修补。面对这样的工程,贾满生说,这样马虎施工,实在要不得,用不了多久,天兴洲大桥可能就要进行修补。

打油诗、调侃、讽刺,面对桥缝里的垃圾,用手就可以拔掉的螺丝帽,公众怎么相信大桥的安全性。如今,上海市建设交通委已经组织专家,对苏州河上的河南路桥进行了安全勘测。专家检测认定说,裂缝是出在桥梁的外部材料上,河南路桥结构安全,正常通行不存在安全隐患,对于裂缝内出现的编织物等垃圾,负责该桥翻新工程的上海建工集团相关负责人坦言,是管理上出了问题。依据施工程序,放置工程泡沫类的软填充物是合理的。但编织物肯定不应该出现。

目前上海市建交委和上海建工集团已经对施工和监理单位展开调查,表示要对出现的问题追查到底。{{page}}

主持人:

看了前面的画面,我想您也和我一样,各种情绪化的词都涌到了嘴边,先来听听岩松第一感受是怎样的?

白岩松(评论员):

可能还是要避免很多情绪词,但是想起了另外一个词的很多年前的时候,其实1998年抗洪的时候这个词开始流行,指一些质量不好的防洪工程为豆腐渣工程。但是今天当你看完了用了很多垃圾这种材料来修桥,你突然发现,再用豆腐渣工程来形容这是不合理的。

主持人:

怎么了?

白岩松:

因为这是对豆腐渣的侮辱,豆腐渣还是有用的,但是垃圾是没有用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你的心自然很沉重。

但是我感谢武汉那位老人,他像啄木鸟一样,当“大啄木鸟”的监理都哪儿去了。

主持人:

一个老年人都可以去不厌其烦地反映这样的问题,而这个施工方可以置之不理,武汉的天兴洲大桥是号称世界最大的公路铁路两用桥,应该是当地的一个重点工程、明星工程,可是施工方还敢于在这个时候这样做。

白岩松:

可能有利益的因素,也有抢工期的因素,但是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丢掉了作为一个职业人的良心底线。如果在欲望和监理失控的情况下,失去底线就有可能变成现实。另外还有一点,任何一个桥恐怕三个关键词,“安全”、“功能”,然后是“美观”。

主持人:

顺利是不能颠倒的。

白岩松:

不能颠倒的。但是你会发现有很多人追求的顺利已经倒了,大家会去说了这个桥拿了多少的设计,外观世界第一等等。最核心的是安全,要没有安全,连功能都不起作用,没用,因为它会让人失去生命的。最后才是美观,锦上添花而已,但现在很多人愿意锦上添花,不愿意去做最扎实的工作,没有安全又能有什么呢?

主持人: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在这样的事情出现之后,施工方被媒体追到门上了,第一个反映都是说你放心吧,主体桥梁的工程安全是又可以保证的,怎么看这种表态?

白岩松:

我们先说上海的,首先我愿意相信它的主体结构是安全的,因为它请了桥梁专家来进行邮修。另外,这毕竟是苏州河上非常命脉的桥梁。

第二个,我愿意相信它的是,请别忘了,这个桥出现问题是在一年前。去年1月通车,更早的一年是对一座百年老桥的改建和修建,因此说主体结构好。

主持人:

相信的是前人的工程质量。

白岩松:

对,我对百年前的老桥还保有一种极大的信任,这两者加一块我觉得主体结构是好的。{{page}}

主持人:


但是尽管施工方这样表态了,我们难免还会产生联想,它是不是真的安全,虽然说护桥墩只是外边的一个护理,既然工程要求有这样的一个设置在,就是说明它会对安全有影响?


白岩松:


当然。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的心态很复杂,我们也想扮演一个“啄木鸟”去提醒,去到一些害虫。很重要的一点是,现在不管是上海方面、武汉方面,都说主体结构是好的,我们也愿意相信。但问题在于它还不能立即制止住我们的联想,这种联想在哪儿?在我们肉眼看得到的地方,出现了问题,有害虫,然后我们就会产生怀疑。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是否也会存在类似的问题呢?导致安全隐患呢?而恰恰有关方面回应我们的是也告诉我们的是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是安全的,但是一时间我们的疑惑还不能立即消失。


主持人:


今天我们关注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走过的桥梁,桥梁的质量、桥梁的安全,《新闻1+1》稍后继续。


邹建平(市建委副主任):


施工单位在栏杆施工过程中,没有按相关规定要求进行施工,监理单位未认真履行监理职责,把关不严,设计单位对桥梁栏杆设计考虑不细,深度不足。


解说:


在上海和武汉两座大桥出现问题之前,同样在本月14日,针对南京市汉中门大桥出现55处栏杆裂缝,南京市建委做出了上述表态。这个调查结果,几乎涵盖了施工、监理、设计等一系列单位,而刺眼的是这些是从南京市建委中铁十五局到南京市政设计院,可以说都是赫赫有名的单位。


邹建平:


我们将对相关的责任单位进行全市公开通报批评,并记入企业不良信用记录。


解说:


南京市建委敢于公开自我批评,可谓勇气可佳。然而人们想到的是,才竣工一年,投资五千万,就出现了如此问题后,仅仅公开批评就可以过关了吗?另一方面,南京被广泛关注的原因在于有关单位竟然用胶水来糊裂口,而很多并没有进入公众视线的桥存在的问题更加严重。


记者:


丫髻沙大桥于2000年6月正式通车,曾经获得国全国十佳桥梁等奖项,至今只不过使用了9年,就沦落为四类桥。


佛山南海桂江大桥的人行横道出现裂缝,最宽的裂缝约三米长,透过裂缝可以看到桥下面河下面的绿化带,过往的居民十分担心。


佛山市民:


我有时候晚上10点多回家,我都会看看前面车有没有掉下去,我才走的。{{page}}

解说:


面对一个又一个开裂的大桥,上海、武汉、南京、广州的市民只能祈祷不要出事。而同样是处于闹事区,今年5月17日,湖南株洲的一座高架桥,在原定爆破拆除的前三天,突然发生垮塌事故,造成9人死亡,16人受伤。


张鹭(《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因为它的桥墩承重能力实现太差,所以就导致在这个桥面向下自然坠落的过程中,支撑另外一侧桥面的桥墩发生垮塌,导致连环效应,一路塌了8个桥墩。


解说:


这座只用了15年的桥倒塌后,株洲立即对市内33座桥进行了体检。上月13日出炉的体验报告显示,33座桥中有2座被评定为危桥,5座桥被评定为不合格状态桥梁,检测结果不容乐观。而在南京,近日也开始全市278座桥梁进行专项体检。


(2008年7月25日四川简阳新闻)


记者了解到,在此次爆破中,爆破公司在沱江一桥上捆绑了400公斤炸药,而爆破未成功,爆破公司工作人员也找到了原因。


爆破公司工作人员:


桥里面有一个原来的附加层,我们在打孔的时候没看到附加层。


解说:


去年7月,四川简阳这座已经40多岁的桥在经历了“5?12”大地震后被鉴定为危桥,需要拆除。但是拆桥工人用了400公斤炸药打了2000多个炮眼仍然没能把它炸掉,于是很多人在惊叹40多年前的施工质量,而更大的惊叹来自于已经存在了1400多年,历经八次大地震,经受54次大洪水都不垮的赵州桥。与这些桥相比,看看这些垮塌的桥、用胶水糊的桥、塞满了垃圾的桥、螺丝松动的桥。今天的我们,真是丢脸。


主持人:


像这样的桥,出现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时代,广义来讲,令我们每一个人感到汗颜。而事实上,桥梁应该是中国人感到自豪的,今天岩松就带来了三座桥。


白岩松:


先说一下“汗颜”这个词,首先一个大的前提还存在着的确这31年,我们建桥的工程量是过去多少年都没法比的,量急剧地铺开了。但是在这里头的时候,如果有些施工单位良心上失去了底线,监理上不扮演“啄木鸟”的角色,就开始出现的更多让我们汗颜的事情。但是还是要说,说到桥中国人是有骄傲的这一面的,赵州桥1400年前建,刚才那些数字说了,1966年邢台大地震7.6级,距离它40多公里,一点问题没有。


再看70多年前的时候,如果1400多年前的时候那时候怕皇帝杀头,建得好。现在70多年前,这是30年代的时候建成的是宁波灵桥,对外说是中外合作设计,德国人施工,其实相当一部分还是宁波人完成的。日本鬼子炸过,国民党后来炸过,不断地炸,现在还用,没事。{{page}}

主持人:


从美观上来讲,也并不过时。


白岩松:


赵州桥你想想,那么简单的,也很美。


主持人:


也很漂亮。


白岩松:


到2007年8月份,这是湖南沱江的大桥,还没有“出生”,没有正经竣工,就全面垮塌,这在中国的建桥史上几乎是见不到的,导致60余人死亡,所以这是非常痛心的。从1400年前到70多年前,到两年前,到一周之内,我觉得的确有我们要反思的地方,这个时候不是说很多话过瘾,大家嘲讽一下。桥是我们的桥,我们都是潜在和直接的通行者,这时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扮演“啄木鸟”,但是首先最重要的呼吁那些该扮演“啄木鸟”的人干嘛去了,当害虫去了?


主持人:


入阁是一个个个案,我们也许觉得难免,可是把它梳理起来之后,你就会想,它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共性?


白岩松:


这里有很多因素,比如说利益、竞争压价等等,但是我还是愿意回到最关键的位置上,就是监理,和对安全的重视,一方面施工单位它是要有底线的,必须是全程的监理,我真的觉得,要想让人不想干坏事是挺难的,因为靠思想教育工作等等。但是他如果心理上早就突破了良心的底线,失去信仰,你也没招,又需要用外在的监理,让他不能和不敢干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我们在让人不能和不敢干的这种监理方面出现了问题,他们才有机可乘。


主持人:


其实桥梁的问题,是一个带有专业性的话题,我们必须要听一听业内人士怎么看?我们现在来连线一下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桥梁与结构分会的秘书长肖汝诚先生。


肖先生,你好。


肖汝诚(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桥梁与结构分会秘书长):


你好。


主持人:


在近十年当中,中国在5米宽度以上的桥梁就有1.5到1.6万座建起来,这么快的一个速度,可能是在世界上都少见的,我们要不要对它的质量产生一种担忧?


肖汝诚:


建桥速度带来的桥梁质量问题确实是存在的,有的时候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主要是我们设计阶段,如果你没有给设计师足够的时间讨论细节问题,你没有给施工人员以足够的施工工期,完成它合理的工期,就会带来各种各样的质量问题。


设计的话,我们早期的设计,存在着设计理念和设计周期方面的问题。


如果强调的是建设周期里面的投资最省,忽略了耐久性的设计,早期的设计都是这种理念,这样的设计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正确的理念应该是强调全寿命的设计,就是在全寿命期里面,我们的投资最省,这样子,我们就会重视这个桥梁的耐久性问题。


另外,由于我们现在一些献礼工程、年度的重大工程、还有政绩工程的存在,业主经常不能给设计师留下足够的时间来全方位地考虑设计的细节,所以会导致各种各样的设计问题。


在施工阶段,同样也是这些原因,存在着这种合理工期与合同工期之间的差距,我们合理的工期就是说科学的工期,但是合同上面给你定好了多少时间可以完成,这有出现问题。再有就是最低价中标,层层转包,这就是监理不到位,一线施工人工平均素质比较低,这些都导致了施工阶段不按图施工、野蛮施工,还有偷工减料等等一些问题。{{page}}

主持人:


从美观上来讲,也并不过时。


白岩松:


赵州桥你想想,那么简单的,也很美。


主持人:


也很漂亮。


白岩松:


到2007年8月份,这是湖南沱江的大桥,还没有“出生”,没有正经竣工,就全面垮塌,这在中国的建桥史上几乎是见不到的,导致60余人死亡,所以这是非常痛心的。从1400年前到70多年前,到两年前,到一周之内,我觉得的确有我们要反思的地方,这个时候不是说很多话过瘾,大家嘲讽一下。桥是我们的桥,我们都是潜在和直接的通行者,这时候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扮演“啄木鸟”,但是首先最重要的呼吁那些该扮演“啄木鸟”的人干嘛去了,当害虫去了?


主持人:


入阁是一个个个案,我们也许觉得难免,可是把它梳理起来之后,你就会想,它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共性?


白岩松:


这里有很多因素,比如说利益、竞争压价等等,但是我还是愿意回到最关键的位置上,就是监理,和对安全的重视,一方面施工单位它是要有底线的,必须是全程的监理,我真的觉得,要想让人不想干坏事是挺难的,因为靠思想教育工作等等。但是他如果心理上早就突破了良心的底线,失去信仰,你也没招,又需要用外在的监理,让他不能和不敢干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我们在让人不能和不敢干的这种监理方面出现了问题,他们才有机可乘。


主持人:


其实桥梁的问题,是一个带有专业性的话题,我们必须要听一听业内人士怎么看?我们现在来连线一下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桥梁与结构分会的秘书长肖汝诚先生。


肖先生,你好。


肖汝诚(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桥梁与结构分会秘书长):


你好。


主持人:


在近十年当中,中国在5米宽度以上的桥梁就有1.5到1.6万座建起来,这么快的一个速度,可能是在世界上都少见的,我们要不要对它的质量产生一种担忧?


肖汝诚:


建桥速度带来的桥梁质量问题确实是存在的,有的时候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主要是我们设计阶段,如果你没有给设计师足够的时间讨论细节问题,你没有给施工人员以足够的施工工期,完成它合理的工期,就会带来各种各样的质量问题。


设计的话,我们早期的设计,存在着设计理念和设计周期方面的问题。


如果强调的是建设周期里面的投资最省,忽略了耐久性的设计,早期的设计都是这种理念,这样的设计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正确的理念应该是强调全寿命的设计,就是在全寿命期里面,我们的投资最省,这样子,我们就会重视这个桥梁的耐久性问题。


另外,由于我们现在一些献礼工程、年度的重大工程、还有政绩工程的存在,业主经常不能给设计师留下足够的时间来全方位地考虑设计的细节,所以会导致各种各样的设计问题。


在施工阶段,同样也是这些原因,存在着这种合理工期与合同工期之间的差距,我们合理的工期就是说科学的工期,但是合同上面给你定好了多少时间可以完成,这有出现问题。再有就是最低价中标,层层转包,这就是监理不到位,一线施工人工平均素质比较低,这些都导致了施工阶段不按图施工、野蛮施工,还有偷工减料等等一些问题。

 

来源:央视网

筑龙施工

50万粉丝共同关注,追踪建筑工程行业动态,分享经典工程案例,探讨最热施工话题,参与热点问题讨论。请在公众号中搜索筑龙施工或者zhulongshigong,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施工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你的脚印吧!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